讓台灣的月亮跟外國的一樣圓

認識北海岸 優質的選擇
台灣四通八達的道路建設,密度之高,在全世界排名可列入前茅,但是道路的規劃,對於行人的友善程度卻相對落後許多。行人走在道路上,車輛近身呼嘯而過的情形,相信這是許多人都有過的經驗,在主要交通要道、都會區、學校,甚至是市場週邊道路,人車相互爭道的景象更是不足為奇。

 在台灣60%的車禍起因在於酒駕及不良的駕駛習慣所造成的,但是,道路的設計問題與不完善引起的車禍傷亡數字偏高,卻也是不爭事實,政府每年因車禍所付出的社會成本及醫療代價,那真是天文數字。而在人員傷亡上,又有相當的比例是行人依規定走在法律所保障的路線或區域內,卻莫名遭撞所發生,其實,只要政府或道路主管機關多用點心,行人的傷亡是可以降低或避免。基本上,道路的設計除了考慮車流與行駛安全外,最重要的應以「人」的考量做為設計的出發點,可惜的是,台灣未考慮行人的道路比比皆是,郊外的幹道路是如此,人口密集的市區道路設計亦復如此。

 在日本没有人行專用道設計的道路幾乎未見,就連通往羽田空港的幹線道路,雖然行人幾乎不可能使用到,但是人行道的設計卻沒有因此而省略。其原因就在於是否對「人命」的尊重,他們認為,「人」才是道路使用權的第一順位考量,不能本末倒置的將車流放在最優先順序。又如日本日田—中津的郊外道路,設計有段差及護欄的人行道,而福岡春日市的春日中央通,雖然屬於中小型街道型式,但人、車分道劃分明確,不容逾矩。

 另一面值得我們學習的是,日本要求騎樓必須是一路平順到底,更不准置放任何物品,而路面、排水溝蓋、騎樓地面與民房一樓地板高度要永遠維持一致,戰後日本,道路交通建設與台灣没差多少,但是,經濟起飛後,也曾經歷了好長一段的交通麻痺的悲慘歳月。但是,日本政府痛下決心,用幾十年的時間,把停車場問題與人行道問題徹底的解決了,難怪看不到有人、車爭道的現象。

 日本百姓懂得將公眾利益永遠置於個人利益之上,台灣政府與人民都應該共同冷靜思考。政府只管把公家的土地管理規畫好,做好給人走的路與給車走的路就好,其他的就交給民間來做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