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4歲坐牢 84歲億萬富翁

  勵志實錄  出處:網路 74歲還在坐牢,84歲成爲億萬富翁。 有人問深圳萬科集團董事長王石:你最尊敬的企業家是誰?王石沈吟了一下說出,一個跌倒過並且跌得很慘的人名字叫~褚時健。 生於1928年的褚時健出生在一個農民的家庭。1955年27歲的褚時健擔任了雲南玉溪地區行署人事科科長。31歲時被打成右派,帶著妻子和唯一的女兒下農場參加勞動改造。文革結束後,1979年褚時健接手玉溪卷煙廠,出任廠長。當時的玉溪卷煙廠是一家瀕臨倒閉的破爛小廠。那年他51歲!扛下了這份重任。 經過褚時健和他的團隊經過18年的努力,把當年瀕臨倒閉的玉溪卷煙廠打造成後來亞洲最大的卷煙廠,中國的名牌企業:紅塔山集團。褚時健也成爲中國菸草大王。成爲了地方財政的支柱,18年的時間共爲國家創稅收991億。 而就在褚時健紅透全中國,走到人生巔峰時,在1999年因爲經濟問題被判無期徒刑(後來改判有期徒刑17年),那年的褚時健已經71歲。當從一個紅透半邊天的國企紅人,執政了18年的紅塔集團的全國風雲人物一下子變成階下囚,這個人生的打擊可以說是滅頂之災。接下來的打擊對一個老人才是致命的,妻子和女兒早在三年前已經先行入獄,唯一的女兒在獄中自殺身亡。 一般人想:這場人生遊戲的殘酷,對風燭殘年的老人在晚年遇到這樣的不幸,只能在獄中悲涼苟延殘喘度過餘生了,但,三年後,褚時健因爲嚴重糖尿病,在獄中幾次暈倒,後被保外就醫。經過幾個月的調理後,褚時健上了哀勞山種田,後來他承包了2400畝的荒地種橙子。那年他74歲。 王石感慨地說:我得知他保外就醫後,就專程到雲南山區探訪他。他居然承包了2400畝山地種橙子,橙子掛果要6年,他那時已經是75歲的老人了,你想像一下,一個75歲的老人,戴著一個大墨鏡,穿著破圓領衫,興致勃勃地跟我談論橙子6年後掛果是什麽情景。所以王石說:人生最大的震憾在哀勞山上!是穿著破圓領衫,戴著大墨鏡,戴著草帽,興致勃勃的談論6年後橙子掛果的75歲褚時健。6年後,他已經是81歲的高齡。 這些看起來無法跨越的困難並沒有阻擋褚時健,他帶著妻子進駐荒山。幾年時間,他用努力和汗水把荒山變成果園,而且他種的冰糖臍橙在雲南1公斤8塊錢你都買不到,原來這些産品一採摘就運往深圳、北京、上海等大城市,效益驚人。因爲褚時健賣的是「勵志橙」。 王石再去探望褚時健時,他看到了一個面色黝黑但健康開朗的農民老伯伯向王石介紹的果園、氣溫、果苗的長勢。言談之間,他自然地談到了一個核心的問題:2400畝的荒山如何管理?他使用了以前的方法,採用和果農互利的辦法。他給每棵樹都定了標准,産量上他定個數,說收多少果子就收多少,因爲太多會影響果子的質量。這樣一來,果農一見到差點兒的果子就主動摘掉,從不以次充好。他制定了激勵機制:一個農民只要任務完成,就能領上4000塊錢,年終獎金2000多塊,一個農民一年能領到一萬多塊錢,一戶三個人,就能收入三四萬塊錢,比到外面打工掙錢還多。 他管理煙廠時,想到煙廠上班的人擠破頭;現在管理果園,想到果園幹活的人也擠破頭。這個已經85歲的老人,把跌倒當成了爬起,面對人生的波瀾,他流過淚,也曾黯然神傷。現今,經過評估,褚時健的身家又已過億。 他的那種面對任何人生的磨難所展示出來的淡定,讓他作爲企業家的氣質和胸懷呼之欲出。 王石說:如果我在他那個年紀遇到挫折,我是在一個島上,遠離城市,離群獨居。王石的感慨,褚時健在紅塔集團時,帶的三個徒弟現在已是紅河煙廠、曲靖煙廠、雲南中煙集團的掌門人了,對他來說,他在曾經最輝煌時跌倒,但在跌倒後又一次創造神話,這就足夠了。 褚時健這個最富爭議的人物,給了我們一個答案。 衡量一個人成功的標志。不是看他登到頂峰的高度,而是看他跌到低谷的反彈力——巴頓將軍!

生命剩多少天? 作了多少價值?

如果一個人平均可以活到80歲,而一年365天*80年=29,200天。 假設今年25歲,活了9,125天,還剩20,075天,在過去從,嗷嗷待哺 成長 學習 踏入社會,是虛度光陰還是積極向上?是回饋社會還是埋怨?是孝順父母還是叛逆?……接下來的20,075天,將在生命無法重來之際,猶如沙漏的沙,點滴的流下直到流盡,將如何璀璨生命的價值? 很多人忙碌一生,擔心家人、朋友、孩子卻忘了自己,或等有錢了,等孩子大了、獨立了,我就……。 可是時光流逝,人老了,時間不多了,還有多少精力可以做想做的事呢?最終老了,只能在追憶從前,追悔過去,然後一生白活而度過餘生。 所以,從今天起,檢討過去、計劃未來,若擁有則珍惜所有,讓每每新的一天,每每新的分秒,都發揮珍貴時間,實踐夢想、許多目標、美好事物,彌補曾經追悔浪費的部份。 生命及價值是一步一腳印的旅程,是一幅畫、是一首詩、是一支歌。

《Front of the class / 叫我第一名》值得勵志深省的好片

Brad Cohen 從小就常常不自覺地搖頭晃腦,發出類似狗吠的聲音,還會不停地抖腳,讓他成為被其他小孩捉弄的對象,也讓父親對他頭疼不已.....更多